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贞丰在线|贞丰新闻信息门户网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闻 时政 乡镇 部分 政务 廉政建设 公示公告 领导信箱 教育 校园动态 考试 培训 招生 文化 文艺 体育 人文 历史 非物 视频 电视新闻 时光贞丰 专题纪录
旅游 名胜 景区 特色 民生 记者调查 群众反映 媒体曝光 文明 文明行动 好人好事 未成年人 便民 招聘求职 房屋出租 二手市场 购物 同城快购 外卖小吃 贞丰特产
  
搜索

【四力四全蹲点】极贫乡鲁容的“三副面孔”

2019-7-23 15:46| 发布者: 张木辛| 查看: 1| 评论: 0|原作者: 代乐 肖郎平 陈俎宇 董豪|来自: 天眼APP

摘要:   极贫乡鲁容,是黔西南州贞丰县贫困程度最深的乡镇之一,地处贞丰县东面,北盘江畔。从地图上看,这是极为典型的贵州山区乡镇,山高谷深、交通闭塞,乡政府偏处西北角最边缘,全乡也没有像样的商业区域。 & ...
  极贫乡鲁容,是黔西南州贞丰县贫困程度最深的乡镇之一,地处贞丰县东面,北盘江畔。从地图上看,这是极为典型的贵州山区乡镇,山高谷深、交通闭塞,乡政府偏处西北角最边缘,全乡也没有像样的商业区域。

  近日,记者冒着酷暑前往鲁容,亲眼目睹脱贫攻坚战中这个极贫乡的“三副面孔”,以及这背后折射出的三种不同滋味。

  
  思路决定出路,贞丰县利用低热河谷的气候优势发展热带精品水果,作为脱贫攻坚的支柱产业。

 令人心酸的“穷模样”

  “鲁容”是布依语,意思是生长着绿杨柳的冲子,光听名字会觉得这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实际上是北盘江畔夹皮沟边坡上的小乡,跬步皆山,全乡85%的土地坡度在25度以上。

  鲁容曾归属于江对岸的白层镇。白层,一直是当地的农业标杆,水稻、甘蔗、花生等农产品丰富,又有北盘江的水运便利。实地探访之前,怎么也想象不出,一江之隔的对岸,竟还藏着一个极贫乡。

  初到鲁容,打开手机地图发现,和一般行政区治所通常选在中心区域不同,鲁容乡政府位于全乡西北角,北盘江右岸的坡地上。

  为什么会这样?翻阅地方志可以看出,从1953年到1992年,四十年之间,鲁容与白层分分合合多达4次,即便是鲁容内部,也经历了多次的分分合合,最终形成今天这样的行政格局:乡政府毗邻水道、背靠大山,既适合归集山货,又方便利用水运。

  鲁容地方不小,有138平方公里,可人口仅1.4万人,难以形成区域性的交易中心。

  即便是在江畔的乡政府所在地,也没有商业街可言。沿着穿乡公路两旁,稀稀拉拉分布着几家小店,只有两家餐馆,饭点一过,便关门闭户,便利店也是近几年才出现的。

  鲁容政府穷。山坡上的乡政府院子窄小,围墙边停着一排车,余下空间连会车都困难;三栋简陋的办公房,两横一竖,像麻将子一样挤挤挨挨。

  鲁容百姓也穷。孔明村村民2012年前,人均年收入仅2404元,相当于全省平均水平的一半;里秀村村民2016年人均年收入3650元,不到全省平均水平一半。

  清末贞丰籍生员谭世禄,曾作一首竹枝词:“楼居古甸说僮徭,粤地分来此最硗。休讶山居穷措大,年年食少卖新苗。”可见古罗甸国地区的少数民族,自古以来就因两广地势交汇至此,土地硗薄,生活困苦。老先生虽然名字寓意挺好,可实际上日子过得挺艰难,“不要惊讶我这山沟的穷书生,年年不够吃,早早贱卖还没成熟的庄稼。”

  鲁容令人心酸的穷模样,更多驻留在地方志及古诗词中。近年来,脱贫攻坚的大潮席卷北盘江沿岸,大山里的鲁容人,正在摆脱千百年来的绝对贫困,既不当“山居穷措大”,更不会“年年食少卖新苗”了。

  
  原来种玉米乃至长满灌木的荒坡如今成了精品芒果园。

  初尝甜蜜的“新模样”

  思路决定出路。在湿热的低海拔河谷,鲁容探索着新的脱贫致富路径。

  低热河谷被视为独特优势,当地政府决定发展热带精品水果,作为脱贫攻坚支柱产业。恰逢贞丰县制定“一江两果”规划,北盘江两岸,迅速栽种上了成片的火龙果和百香果。

  2017年3月,鲁容惠农公司投资4000万,启动建设5000亩百香果科技示范园。百香果见效快,当年栽种,当年挂果,两三年达到丰产期。丰收年,每亩利润1万元以上,即便行情看低,龙头公司按协议以每亩4000元保底价收购,种植农户也不亏本。低热河谷气候还催生了4500亩芒果园,今年开始试挂果。

  在龙头企业带动下,全乡9个行政村和1个居委会都成立了水果产业合作社,带动种植百香果、芒果分别达万亩以上,目标是“人均2亩创收1万”。

  鲁容乡的养殖业也开始起步。万牛牧业有限公司存栏1000余头,江育村养猪1500多头。两年来,养殖业分红486万元,惠农1200余户。

  里秀村孔索组的贫困户陆德婚就是产业发展的受益者。如今陆德婚家里有电视冰箱,干干净净的水泥路直达院坝,门口是浓荫蔽日的绿化树。堡坎下方的水冲式厕所,打开铝合金门,没有乡村常有的扑鼻异味。

  “土中生白玉,地内出黄金。”在她家的客厅墙壁上贴着一副对联,寄寓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的确,鲁容的大地中出产“黄金”,但长期以来人们依然在贫困中挣扎,只有今天,他们才如此靠近摆脱贫困的梦想!

  
  鲁容乡基础设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主干公路正在翻建扩大。

  加油苦干的“帅模样”

  鲁容山势陡峭,这样的山,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希腊神话中的悲剧英雄西西弗斯。西西弗斯被宙斯惩罚,每天清晨要把滚落的巨石推上山,但是,每一次快到山顶时,巨石又会滚落,他就每天不断重复着这件绝望的事。

  鲁容人也在推一块巨石,贫困的巨石,以前推过,推不动。和永远失败的西西弗斯不同,鲁容人下决心做绝对贫困的终结者。就这样,在这场脱贫攻坚战中,不甘贫困的奋斗者们撸起袖子,不断将横亘在面前的巨石一个接着一个地搬开。

  2016年9月,省委、省政府对934个贫困乡(镇)评估后,选出20个极贫乡(镇),由20位省级领导分别包扶。

  鲁容名列其中,剧变自此开启。

  借助省委组织部的结对帮扶,以“精准扶贫院士专家行”咨询服务活动契机,中国热科院、贵州省农科院等权威科研院所实地论证,在充分尊重群众意愿的基础上,确定了热带精品水果产业的发展路线。很快,15人专家团队组建,专门为村民提供种植技术指导和服务。

  自助者天助。国家林业局也为扶贫产业助力。在惠农公司建设百香果园区八个月后,国家林业局批复,同意贵州将百香果列为退耕还林树种。  也就是说,老百姓既能赚卖水果的钱,还能享受退耕还林的补贴。

  尽锐出战,处处可见。今年1月15日,鲁容极贫乡脱贫攻坚现场专题会召开,县委书记率9名县领导出席。更强大的是,鲁容乡实行科级干部包村、第一书记或驻村干部包片、村常务干部包组、帮扶责任人包户,实现了“户户有人帮”“组组有人管”。

  2月10日,大年初六,当别人都在享受春节的团圆和欢乐时,鲁容乡的干部群众却在皎贯村、里秀村分别商议异地搬迁事宜。目前,全乡有5335人搬迁进入县城安置区居住,占全乡总人口四分之一,背后的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

  里秀村是深贫村之一,如今,水电路全面提升,村办公楼、广场焕然一新,柱子上两行显目的红色大字表达了他们的豪情壮志——“掉血掉汗不掉队,脱皮脱发要脱贫。”

  乡党委委员王勇介绍,在产业带动下,全乡贫困发生率快速下降,从2016年的41.35%减至2018年的18.46%。今年的目标是,力争将贫困发生率减少到2.92%,实现整体脱贫。(代乐 肖郎平 陈俎宇 董豪)

转自:天眼APP

《贞丰新闻》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新闻投稿:zfdstxwb@163.com|主管主办:贞丰县新闻中心|联系电话:0859-6616762|贞丰在线 ( 黔ICP备13004079-2号  

公网安备 52232502000003号


GMT+8, 2019-7-23 15:46 , Processed in 1.081185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